一位应召女郎的口述史:做妓女也要做最高级

Svetlana Z,前高级应召女郎。

她是The Erotic Review评定的应召行业里的前1%。

对她来说,做妓女要做最高级。

不,不是妓女,而是Escort(应召、交际花)。

不,也不是Escort,是Entrepreneur。

Svetlana称呼自己是一名「企业家」,

她所经营的生意就是自己的肉体。


这是工作5年,退休之后,Svetlana的口述文章。

你可以把它理解成《应召女郎的进阶指南》

当然,大度的你也可以从中学到,两性交往过程中

男人的绅士,女人的魅力如何施展。

其实,做妓女,也是做人的一种。

               

我做了政客们鼓励移民做的事



媒体总爱渲染「失足少女」的被动,Svetlana却毫不掩饰这是个主动的选择,她说这才是「资本主义最酷的地方」。因为选择,于是有了钱,有了钱也就有了之后的路——她成为了一名大学生。


我不讨厌男人。我不是贩卖儿童的受害者。我从没被强奸、灌药或者拍色情片。我没吸过毒,也很少喝酒,也没被皮条客控制过。我很抗拒女朋友们对我说恋父情结幼年被遗弃导致的身份认同困难」这类鬼话。我父亲也有过情人,但我走上这条路,从未责怪过家人。

我是个女企业家。我做了这个国家的政客们一直鼓励移民的事:努力工作,抓住机会,最大化发挥才能,适应新的世界经济趋势。

19岁的时候,我从俄罗斯孤身一人来到纽约,口袋里只有$300。今年我25岁,户口本里存有$200,000,并且给父母买了个村屋安享晚年(我告诉他们,我的美国男朋友很有钱,一直很照顾我)。

四年的苦心经营之后,我决定退休。我想去找寻新的人生——进入大学学习电影制作与心理学,现在我不再为学费而发愁了。我也想要结婚,有个自己的孩子。

我听说过色情行业黑暗的一面。被抓捕是一方面,我也从书本中读到过连环杀手、儿童拐卖犯、黑帮皮条客的事……但这些,我真的没碰到过。也许是因为我把自己当生意人,又或者是,我是一个幸运儿。


● ●

我的成功,经过了精心的算计




Svetlana显然是个精明的商人,她可以用现代行销的眼光,去计量应召这一门「生意」。她的成功,是因为对自己做出了正确的投资。


Lesson 1:要赚钱,先懂得花钱


我找专人写广告,花$1500找专业摄影师拍照片。不能太硬性推销,文案不能太多,而是要言简意赅地说明「这个正在和你亲密的女人」充满个性的一面,只有让潜在客户觉得「认识」这个女人,他们才会心情舒畅地来找你。这也可能是《花花公子》杂志会在性感照片旁边放上小采访的原因。”

我只选择应召领域最棒的网站Eros.com(每月基本费用$400),这里吸引了不少态度认真的客人,而不会去Backpage、Craigslist之类来者不拒、鱼龙混杂的网站。我每周花 $500进入「重点推介」版块,每天花$50出现在「最新」一栏。对,我每月的宣传费用总开销高达$4000!相信我,那些每月只花$400的女人,只能在家里拍苍蝇,或者啃自己的手指头。

租房是个大问题。在曼哈顿租一套像样的公寓至少$3000,布朗克斯、皇后区可以租到便宜的,不过,你难道认为大款想要在这里与你约会吗?

每次见客人,我都当成是一次表演的机会。我身高174cm,体重54kg,拥有大长腿、丰唇、纤瘦身型,身体是我最伟大的资产,我要好好照顾它。我吃素食,定期健身,每周手部护理、美甲一次。我会买$130的睫毛膏,$50的眼影、底霜和唇彩,花$200染发,一套精致的内衣加丝袜至少$100。一套装扮的总花费超过$600,还不包括鞋。

 Lesson 2: 摆脱男人的刻板印象


来找我的男人,特别是美国人,对于不同民族的姑娘有不同的刻板印象。南美姑娘一般狂野又风骚,能享受床上乐趣;亚洲人,有些让人捉摸不透,说不准会做出什么来;俄罗斯女人火辣,但通常冷酷、难以接近。至于美国女孩,就算她们有可爱的马尾辫和微笑,男人也认为她们是自私、恶毒的。

针对这一发现,我将自己设定成两个角色互相切换:Angelina与Anna。Angelina聪明、甜美、有趣、好笑……非常认真生活的快乐;Anna则是很像是喜欢奢华旅行的欧洲伴侣……充满激情,很有腔调。这两个名字听起来漂亮、神秘、国际化的同时也不会出卖你真实的国籍,不会让客人因为种族定见而将你筛掉。


Lesson 3: 定价合理


在纽约,白人姑娘最受欢迎,价位也最高,其次是西班牙,之后是亚洲姑娘(日韩比中国受欢迎),最后是黑妹。是一个高挑的白种人,我要利用好我天生的优势──Angelina每小时收费$800,过夜$4000;Anna每小时 $900,过夜$5000(在The Erotic Review的排名榜上,Angelina与Anna的收费都位列全国最高的1%)。

另外,我提供了一系列特别的服务来提升性价比,包括:玩具互动、角色扮演和BDSM(绑缚与性调教)。

有些美国女孩的报价只有$400,这么廉价的卖,不知道是她们蠢,不懒得研究行情,还是说她们根本不在意身体的价值。


☺ Lesson 4:甩开中介,给自己打工


中介公司会帮你推广,帮你预约客户,也会照顾你。但同样,你也是他们的提款机。按摩店一般五五分成,应召中介则会抽走三四成。

对我来说,给中介公司打工太过短视。我工作也很拼,但我是为自己打工,赚多少全归自己。我认为,能赚大钱的企业家都是这么想的。


 ● 

面对渣男与求婚男,我是这样做的

暴露人类本性的最佳方法,不是喝酒,而是性!不管是渣男、暖男,一旦上床都将一一显形,可以说,床才是男人的照妖镜。听行内人讲床上事,可以帮助你揭开面纱看清男人的真相。


 应对渣男


我通常提前两三天预约,谢绝任何临时找来的客人。一封让我随传随到的电邮,我是不理会的。根据经济学的二八定律,两个可靠的常客总比十个散客要好。

当我遇到渣男,我必须知道如何应对。曾经有个客人偷拍录像,被我发现了,我抓起他的手机并删除了它,宁愿不要钱,也要让他立马滚粗。

还有个客人威胁我,要么不收钱,要么他就要报警。我反击他,那我也会在Backpage的同性恋论坛上公布你的手机号。

年轻男人大多素质不高,处男是可怕的,年轻的处男更是噩梦。我有个客人直到25岁还是个处,每天捧着AV过日子。破处那天,他只会命令我换这个体位,做那个体位,转身,再反转回来。他根本不懂得如何与女人相处。我为他感到难过,尽管我努力表现得很nice。

我也因此碰到过很多客人,会送我鲜花、甚至iPhone或者Prada的外套。他是想证明自己是最棒的那一个。而在现实生活中,如果女人也同样认真地准备着,结果那家伙只是带你吃个饭,或者约你去体育酒吧喝啤酒……那真是糟透了,难怪很多男人抱怨搞不到女人。

前年情人节,没生意,我只去鲜花店给自己买花。有个路过的男人对我说,OMG,你的花儿好可爱!我当时心里很美,带着微笑回应他,难道你不准备给你的爱人也买一束?结果他说,管她呢,她怎样都好。我听了之后很不爽,甩了句F**k you就转身离开。



☺ 应对求婚男

我有个客人,每个星期要找四五次小姐。遇见我之后,就只光顾我一个了,因为他说他爱我。但我必须说实话,而不是纠缠不清。我告诉他,我喜欢你,但我不能爱你。他说这是对的,我年轻的时候也分得清清楚楚。

有个客人一个月给我$20000,每周包养我两天两夜。他62岁了,人很好。得了癌症的他向我求婚,并承诺在遗嘱中将部分遗产留给我,但我最终拒绝了。

我还遇到另一个六十来岁的外地客人,他希望我和他一起搬到伊利诺斯州。No!我说,我从俄罗斯移居美国生活,并不是因为想要住在他妈的伊利诺斯州!我没有这么对他说,但真的是这么想的。


 ● 

床上那些该做的与不该做的


一次完美的性爱,不单单需要性技巧,还是一门心理揣摩的学问。对于Svetlana来说,一两个客人的负面评论,就可能毁掉全盘的生意。对于你来说,哪怕输了过去,现在也为时不晚。


☺ 服务不止于性爱


男人们买我三四个小时,花在性方面通常只有15分钟。多数时候,我提供的是理解

我的大多数客人在50岁左右,到了这个年纪,会感到一些沮丧。这时你要说天啊!你的生活真不容易。这很重要,他们需要被聆听。

他们会给我讲一些「有趣」的故事,一定要对他说你好酷!即使这不是真的。一个男人愿意付给你$1000,是因为他觉得自己很酷,比普通人要酷!

仅仅是这些,其他女人也会。所以,我还会开点玩笑,变得更幽默。我会说「如果我的嘴唇可以说话,他们会请你吻我」或者「你真能说,我打赌你的舌头是为了舔女人的身体而生的。」


☺ 一句我来了必不可少


一个60岁老男人想给你5次高潮,是因为他在乎你,并且证明自己仍然可以让一个年轻女孩爽到。对我来说,假装是必要的,一句简单明了的我来了,胜过沉默不言,也胜过床上的万千演技。因为他们相信它,他们也为它而自豪。

☺ 别在男人面前哭穷


我从不过问客人的家庭,尽管它看似不是禁区(我很惊讶他们经常会吹嘘自己的孩子)。但如果有家人刚去世之类的呢?这将让他难过。我从来、永远都不想让客人伤心。

同样的逻辑,我也从不谈论自己的烦心事。有的妓女会说我是饿的,你是饱的,你当然理解不了我。哭穷——是生意场上最糟糕的行为。相信我,有些男人会向你抱怨一遍又一遍,但他不想听你的抱怨,安静下来,听他们说就好了。

☺ 争取属于自己的利益


我愿意跟客人去旅行。我想让他们觉得我很特别,而不是轻贱。当我想坐头等舱的时候,我不会说,你必须对我好点!我会说,我的大长腿在长途飞行中很难灵活展开。你懂的,我并不擅长狗爬式!这么说,他们就会答应你。

男人只想跟两种女人保持亲密,一种是有脸有身材的,另一种只有一个关键词——有趣。


退休之后,重新开始


最终,Svetlana放弃了应召的职业生涯,告别了Angelina与Anna。面对过去的选择,她无怨无悔,她努力填补曾经的丢掉的那些部分:约会、恋爱、上学……


我有过好时光,也有过坏时光;我遇到过好玩的人,也遇到过渣滓;我学到了很多男女想要的,也错过了他们拥有的……但我从来没有后悔过。

一直以来,我每天都精心穿着,费心打扮。现在我甚至找不到理由给自己涂指甲油,经常连续几个星期,每天都穿着T恤和牛仔裤。我想念那些日子,有时候还会感到有些难过。

我使用互联网跟男人约会,不过不再是Eros.com,而是Match与OkCupid(类似百合网和世纪佳缘)。约会的感觉很奇怪。客人如果喜欢你,会极为严重地溺爱你。男朋友就不会,他们更喜欢跟一群哥们在一起,吃工作餐,看球赛。

做应召之前,我没给男朋友们口交过。他们要是提出来,我就会说,你在跟我开玩笑吧?退休以后,我也不再给男朋友口交。我不想过分溺爱一个人,我怕我会宠坏他。

我再也不吃$100的早餐,做爱时也不再假装微笑,也不再跟过去的应召姊妹出去玩。我想念她们,但我必须权衡:一边与姊妹情谊,另一边是家庭与我的未来。我选择了后者。

这一行可以帮你赚到钱,这是肯定的。但在此之后,你必须找到属于你的那个世界。

记住:性是性,但钱就是钱。


赞 (0) 评论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