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开叫板FBI,库克真以为自己是自由女神?

因为苹果手机加密不给政府办案留“后门”,库克已经跟美国国家安全局、司法部等政府机关杠上多次了。这次面对FBI,他依旧没有退缩。


库克很强硬,大谈自由与民主


在保护用户隐私这件事上,苹果CEO库克再次“硬”了。


苹果之前搞了个“强加密”(Strong Encyption)技术。对于政府机构要求帮忙,苹果此前多次回应:这个加密太强,我自己也打不开。


这次他竟然写公开信叫板FBI,再次大谈美国民主和自由。



库克:必须挺身而出,指责政府


事情缘由是这样的:


2015年12月,有人对加州圣伯纳迪诺(San Bernardino)一家社会服务机构发起袭击,造成14人死亡,肇事者也被警方击毙。

警方事后在其汽车中找到一部iPhone 5c手机。但由于无法绕过苹果的加密技术,FBI无法获取手机中的内容。

本周二,洛杉矶地方法院法官做出裁决,要求苹果必须提供“适当的技术协助”来帮助调查人员解锁凶手法鲁克的iPhone 5c手机。

库克随后在苹果官网发表公开信,表示“必须挺身而出,直面政府的越权行为。” 信中写道:

我们挑战FBI的要求,是因为我们对美国的民主怀着崇高的敬意,是对这个国家的热爱。我们担心这项要求将削弱政府意在保护的自由。

库克叫板FBI的公开信

致用户的一封信(节选)

美利坚合众国政府要求苹果公司迈出史无前例的一步。之所以“史无前例”,是因为这一步威胁到了我们用户的安全。

苹果对此表示“恕难从命”。

在个人信息安全上作出妥协,将最终置民众的安全于危险境地。这就是加密对于所有人的重要性。

对于这些数据,甚至苹果自己也无法获取,我们觉得用户的个人信息不是苹果应该涉及的内容。

苹果对去年12月发生在圣博娜迪诺的恐怖行为表示震惊和愤怒。我们为遇难者默哀,期待正义降临。

FBI索要的资料,我们已尽力提供。但是现在,政府却要求我们为iPhone建立一个“后门”。这是我们没有的东西,也是我们认为会产生危险的东西。

具体来说就是,FBI想要我们提供一版删除几项重要安全特征的系统,恢复涉案iPhone里的信息。这种系统目前还不存在,如果它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则可能解锁任何人手中的iPhone。

政府承诺这个方法只会用这一次。但这显然不可能。一旦破例,这个方法就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在任意设备中被使用。它如同现实世界中的一把万能钥匙,打开成百上千万把门锁。

我们耕耘数十年的安全系统保护着用户免受高级黑客和网络犯罪的侵袭,政府却要求我们破坏这个系统,侵犯苹果自己的用户。而同样一批建立强加密保护iPhone用户的工程师,被命令削弱这种保护,这很可笑。

政府的这一要求让人不寒而栗。如果政府可以利用这个法案方便地解锁你的iPhone,将可以进入任何人的手机获取数据。

政府还可以得寸进尺,要求苹果开发监控软件,拦截你的信息,获取你的健康记录或者金融数据,跟踪你的行程,甚至侵入你的麦克风或者照相头。

反对这项要求是我们经过深思熟虑的。我们觉得必须挺身而出,直面政府的越权行为。

我们挑战FBI的要求,是因为我们对美国的民主怀着崇高的敬意,是对这个国家的热爱。我们认为撤回这条要求符合每个人的最高利益。

尽管我们认为FBI的用意是好的,但是政府强制在苹果产品留“后门”的行为是错误的。最终,我们担心这项要求将削弱政府意在保护的自由。

蒂姆·库克

2016年2月16日


苹果的“强加密”曾让司法部难堪


美国司法部也曾遇到和FBI类似的麻烦,他们想访问一部iPhone里的数据,却不能解锁,于是向法院提出申请让苹果公司帮忙,法院答应了。


按理说,手机是苹果造的、系统也是苹果码的,苹果解个锁应该是分分钟的事情,而且还能给司法部一个顺水人情。


但苹果却说,我不行。


苹果给出的理由是,这在技术上做不到。苹果解释说,当前90%以上的苹果设备都是iOS8.0以上版本,而这些设备都启用了强密码,任何人没有正确密码口令都无法查看,包括苹果公司自己。


这相当于说苹果造了一把没有钥匙孔的锁,不是不给司法部面子,是的确打不开。不过,苹果公司还撩了一句:“强制苹果读取设备中的数据,显示在合法性方面有所欠缺,这可能会威胁到用户对苹果的信任,以及对苹果品牌造成危害。”


面对国安局老大,库克也不让步


写公开信叫板FBI不稀奇,就在去年10月库克还曾当面反驳美国国家安全局(NSA)的局长罗格斯(Michael Rogers)。



罗杰斯与库克(右)


在那次由华尔街日报举办的科技会议上就被问到了这个问题,他再次对是否应该为政府部门留“后门”的问题“Say No”。


“我们以前就说过,坚决不留‘后门’,也坚决要给信息加密。”库克在这次会议上表现出了一副捍卫隐私权的强硬派形象。


出席当天会议的罗格斯的看法自然和库克大相径庭。


罗格斯主张各方都应该为NSA收集情报提供便利,以确保民众的安全。他担忧极端组织“伊斯兰国”不久就会把网络手段作为武器攻击美国重要设施。罗格斯顺便还点评了斯诺登,称他泄露文件的行为给NSA保卫国家安全带来了影响。


罗格斯关于反恐的担忧仿佛也不无道理,但是库克丝毫不肯让步。“如果有一种方法可以只把‘坏人’的数据暴露,这当然是皆大欢喜的,而实际上这不可能。”库克反驳。


库克怎敢如此“放肆”?


库克这次写公开信叫板FBI,得到了多家美国科技公司老总的点赞。


谷歌CEO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说:提供数据可以,但开“后门”不行。他表示,美国法院要求苹果协助美国联邦调查局破解用户手机“可能是一个令人不安的开端”。


斯诺登也发来“贺信”。他在Twitter上说:“FBI正在创造一个公民需要依赖苹果才能伸张正义的世界。”


库克的言辞很激昂,库克大战FBI的大戏很精彩,但是作为一家美国企业的老总,库克怎敢公开叫板政府,又为什么有其他公司公开表示支持库克——这样的土壤更加值得思考。


在这个案子当中,我们听到了库克的愤怒,也看到了“劈柴”(对谷歌CEO的昵称)的不安,但我们还应当去细细体会他们在法律面前的笃定和从容:


我们尽我们最大的努力与政府去谈判、讲道理。

我们不用担心政府会生气且生气的后果很严重。

谁也说服不了谁,我们最后都听法院的。

美国政府和法院要是乱来,我们还有媒体和记者。


这么一圈走下来的结论和方案,双赢的可能性增大了。


即使有一方输了,但讲了事实、摆了道理。


每一个案子如果都能这么处理,那社会就和谐了、经济就增长了、生活就变好了。


白鼠窝

长按下面二维码

点击“识别图中二维码”即可关注


这是一个有节操的公众号

科技狂,数码控的根聚地

点击阅读原文发现更多你错过的好文章!

阅读原文

赞 (0) 评论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