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数字化时代的艺术家和他的模拟考古

“夏西埃赫的作品检验了我们地球上正在发生着的现实。”

朱利安·夏西埃赫(JulianChar-rière)引起西方艺术界的注意,是因为一份“2016年值得期待的16位新锐艺术家榜单”,他的名字出现在了榜单前列。这位1987年出生在瑞士莫尔日(Morges)、目前生活和工作在柏林的年轻人,履历上并没有什么耀人的学历,他最早只是在瑞士一所专业艺术学校(L'écolecantonale d'art du Valais)求学,之后才进入柏林艺术大学。但是,2016年1月15日,这个至今仍然可以说是无名之辈的朱利安·夏西埃赫却带着他第一个十年创作的代表作品,走进了伦敦Parasol Unit当代艺术基金会——代表着当代艺术风向标的重要艺术机构之一,举办了自己的首场个展。


《一些鸽子比另外一些更平等》(图片,2012)

朱利安·夏西埃赫的成名作《一些鸽子比另外一些更平等》,曾被媒体戏谑为“玩坏了”威尼斯圣马可广场上的鸽子。这是他与德国摄影师朱利叶斯·冯·俾斯麦(Julius von Bismark)一起合作的作品,2012年参加了威尼斯建筑双年展。两位艺术家设计了一件装置诱引鸽子,一旦鸽子上当,这件装置就会把它们喷得五颜六色。艺术家用的是无害食用色素,6周后将会自然脱落。这件作品一出现在威尼斯圣马可广场上即引来关注和争议。有人说这是一个不尊重动物的行为,因为艺术家是为了完成艺术作品而将活的动物被动地染上颜色,动物保护人士声称这些“彩色”鸽子很可能会在鸽群中受到“孤立”。朱利安对此回应说:“我们不应该把鸽子当作一个整体来欣赏。事实上每只鸽子都有自己的个性,如果用不同的颜色来区分,人们就更容易辨认它们。”

这件作品给二位艺术家一度带来了很大的影响力和声誉,但夏西埃赫并没有因此原地止步。自这件作品之后,就像伦敦正在进行的个展所呈现的,夏西埃赫开始关注更加宏大的主题,比如地球的生态和环境。


《未来化石的空间》(装置,综合材料,2014)

这次个展取名为“他们播种的是风”,展出的作品包括了雕塑、行为艺术档案、装置、图片和影像。为了装置作品《未来化石的空间》(2014),艺术家从南美玻利维亚一个被称为“锂三角”的乌尤尼盐沼提取大量的盐,做成了盐砖堆积在一起,使之成为体量巨大的装置。众所周知,化学元素锂是人类使用电子设备所需电池的重要组成部分,朱利安以影像作品《某地》(2014)以及摄影系列“多边形”(2015),记录了这种人类活动给巴拉金斯克地区带来的破坏。巴拉金斯克是苏联最主要的核试验场,建于20世纪50年代后期,位于哈萨克斯坦东北部。在1949至1989年,这里共进行了456次核试验。1989年在该试验场进行试验时,由于核泄漏对环境造成了严重放射性污染,在国内外引起了强烈不满。在巨大压力下,苏联关闭了这一试验场。朱利安的作品以艺术家的方式对这一事件做了“记录”。另外一组尺寸巨大的影像系列“蓝色化石熵的故事”(2013),则是艺术家2013年远征北冰洋的中心位置时所做的拍摄,图片记录了艺术家的一件行为:他试图用一只气喷灯来喷化一块冰,而这个过程整整持续了8个小时。观众从中感受到的东西既表面,又比较复杂,时间概念、气候变化、人类的角色……都在这8个小时间得到了呈现。


《我们都是宇航员》(装置,综合材料,2013)

另一件装置作品《我们都是宇航员》(2013)是将数十个不同时代的地球仪(1890~2011)收集起来,悬挂在一张大桌子上面。所有地球仪表面,都被艺术家用自己制作的一种“国际砂纸”(艺术家用于制作砂纸的矿物质来自全世界不同国家,但均是联合国认可的标准)精心打磨过,消除了地域、领土之间的轮廓。通过打磨后,每个地球仪落在桌面上的尘埃则重新创造了一个全新的、未定义的世界。

最后是被认为此次展览最精彩的作品:《朝向》(2015)。几株白垩纪时代就已经存在于地球上的植物,先被艺术家浸泡在液态氮中,之后在零下196摄氏度的低温下急冻,再放置于一个零下20摄氏度的密封玻璃柜中。

可以看出,朱利安·夏西埃赫对有关地球科学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同时也关注自然世界的多样性。正如他在一次采访中所说的:“我用了一些科学的方法,但我更愿意把它描述为考古学家和地质学家的工作。我去到现场,从我所看到的事物中得到启发,然后把东西带回工作室,开始创作。”


艺术家朱利安·夏西埃赫工作照

让我们再回到展览。这些作品显然是与我们生存的这个星球,以及它的地质、生物、物理、历史与考古有关,同时涉及了时间,过去、现在和未来,更有那些自然发生或由于人类活动而发生的突然或渐进的转变。艺术家试图通过对生态和环境问题的探索来重新审视人类与自然的关系,特别是技术进步对人类带来的影响。展览策展人、基金会创始人兼会长阿达兰(Ziba Ardalan)评论说:“夏西埃赫的大多数作品都显示出对时间的极度关注,除了自然现象中的时间对我们地球的影响,他也好奇被技术缩短和操纵的时间是如何改变着我们对时间的理解以及随之对地球带来的影响。最后,他试图探讨和审视技术的存在意义……夏西埃赫的作品检验了我们地球上正在发生着的现实。”

那么,我们到底处在一个什么样的时代?一个认知资本主义时代?雅安·莫利耶·布当(Yann Moulier Boutang)的著述《认知资本主义》(Cognitive Capitalism),在当下有关资本主义的讨论中被广泛引用,他在其中指出,“认知资本主义”标志着一种新的以知识和技术积累为基础的资本积累体制,这一体制的特征是:知识、信息、电子货币和其他形形色色不可触摸的虚拟物体正透过互联网成为“实体经济”的一部分,而这种虚拟的现实已经成为塑造当今社会的重要力量。

在他的作品面前,我们不禁要质疑和反思:我们是谁?我们要去哪里?我们生活在一个日益虚拟化的时代,在这种情形下,关于人类存在的定义到底出现了什么新的变化?如果套用笛卡儿在四个世纪之前说过的那句名言“我思故我在”,那么现在应该是我上网/微信/电邮,故我在?朱利安·夏西埃赫,这个出生在数字化时代的年轻艺术家,用他的艺术课题把我们带入到追本溯源的问题界面上来。

这也像是一个真正的生态课程。艺术家通过这些作品向我们显示出,生态意味着越来越多的联系,在破坏性和灾难型天气以及频繁发生的物种灭绝现象面前,我们人类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夏西埃赫的作品,同样让我们强烈地感受到时间的痕迹,不是通过指涉现在,更不是未来,而是通过对过去的凝视,对历史数据的记录以及对自然生态的关注:雨雪、水土、植被,所有这些能够控制我们的过去的因素,同样也影响我们的未来。

(图片提供:Parasol unit)

文章选自《三联生活周刊》总第874期,版权归本刊所有,请勿转载,侵权必究。

三联生活周刊

一本杂志和他倡导的生活

长按二维码 即关注




赞 (0) 评论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