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星驰老了,但喜剧之王永远是你记忆中的模样



喜剧之王老了。自从柴静采访了头发花白的周星驰之后,这件事就再也绕不开了,还电影票的行动也依次展开,仿佛内心有多爱他,就要还多少次电影票一样。不管还电影票是影迷自发,还是商家的营销活动,这件事起码打在了我们的七寸上,每个人都似乎变成了情圣,要为自己的多情买单。



周星驰在喜剧的王位上坐得太久,太多人觊觎想要能离王位更近一步,然而《美人鱼》的出现,再次向世人证明了为什么这个位置上,会是周星驰。




在他称霸的时候,

连第二的影子都找不到


周星驰是个传奇。没有赢在起跑线上,想做演员却演了那么多年死跑龙套,终于等到时机,才有机会一飞冲天。

 

多少人都在等这个一飞冲天的时刻,却不是人人都能像周星驰一样,甘于寂寞的等待、磨练那么多年。




1992年,周星驰用7部最卖座的电影巩固了自己的地位,让这一年直接有了另一个名字——“周星驰年”。一个人要积攒多少人品才能换来这样的爆发?好在,吃过的苦没有白捱。

 



从那时到现在,华语电影的喜剧之王只有他一人。一如《美人鱼》的那首《无敌》一样,喜剧之王没有对手,真的很寂寞。



《美人鱼》是独孤求败,

很正经地和你玩不正经


大年初一,《美人鱼》爆了。很容易就能想到,人们多么渴求能再次感受到在电影院里笑出声,像曾经一样,一边笑一边骂“你个衰仔”。


然而,有人笑了,有人没笑。普通观众满意度颇高,觉得又收获了一部好笑的电影,专业人士长吁短叹,哀惋声切切。

 



《美人鱼》的结构和《食神》非常非常相像,都是霸道男主最终浪子回头的故事。全世界很多故事都很相像,但核心的不同,这才是我们去看每一个故事的原因。套用好莱坞的说法就是,让观众在一个安全的氛围里看一个新故事。不然为什么大家总是愿意为续集和系列买单呢。



只是这一次,周星驰憋了个大招。让你看到了一个似曾相识的故事,却有了新的感触。这招,叫做以杀止杀。和《功夫》《西游降魔篇》里的如来神掌一样,杀,是为了不杀。


也是没想到,他会在电影里放上捕鲸的残忍画面。这个新闻很多人知道,但看过视频的人怕是不多,周星驰不但放了,还做了一场浩大的围猎美人鱼的戏。

 



环保这个命题,从若干年前简单的“不丢垃圾不随地吐痰”就开始了,如今进化到——环保不是救地球,是救自己。


但这个问题怎么说才好呢?周星驰选择了自己一直所坚信的理论,爱可以战胜一切。这是特别天真且一厢情愿的想法,在现实利益的驱动下,为了自己活命,哪管他人死活。所以才有了开头一幕的用破坏性声呐驱赶美人鱼的桥段,这是现实;也才有了之后,邓超的角色决定以身试法的场面,以及跑去救美人鱼身中数箭的画面,这是理想。


只有你真的明白那些做法有多残忍的时候,你才会停止。就像周星驰小时候一直被人欺负,但长大了却并没有沦为下一个欺负别人的人一样。因为知道残忍,因为知道痛,所以希望,再也没有残忍,没有欺辱,没有痛。





是香港本地文化的博弈,

还是走向世界的脚步


这个时候必须得搬出港产片了。作为香港演员香港导演,周星驰身上流淌的是纯正的香港电影血脉。香港人的根,是《狮子山下》。努力,奋斗,小人物也有出头天。



香港电影拍巷战也是最漂亮的,一条小小的街道,就能用镜头给你转出花来。一旦去到更广阔的地方,就突然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零零总总说了半天,最终还是回到一家人围坐吃饭的场面。活了一辈子的地方,就这么束缚住了。


不是人人都能像王家卫一样,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的。但周星驰做到了。


他用《喜剧之王》见了自己,用《功夫》见了天地,用《美人鱼》见了众生。




《美人鱼》里反反复复地在问,如果地球上连一口干净的水,一口干净的空气都没有,你能做什么?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大概人类应该会开始忏悔之前的所作所为吧。

 

所以,《美人鱼》是有瑕疵的。因为就环保这个命题来说,它讲的并不太好。但回头想想,这几年里大家全都躲在青春回忆录里忆当年,用过去的一点点美好来拯救现在苦兮兮的自己,而真正迫在眉睫,需要现在就去做的事,却没人敢提。



《美人鱼》的意义,在作品之外



很多年前,周星驰就因为害怕重复自己而在作品中自嘲。他也在柴静的访谈中说道,每天都要面对江郎才尽的痛苦,所以每天都想努力精进,想要创新。


然而,当《美人鱼》迎来众多的反馈是“太像周星驰”,太多桥段都能从以前的作品中找到对应时,此处应该打一个巨大的问号。


是什么让他做出了这个选择,选择重复自己?答案是,他在手把手的教徒弟。


《美人鱼》里,邓超的角色身边有一个“廖先生”,演员名字叫卢正雨。



卢正雨(左)与周星驰


他的故事非常长,简单来说,就是一个极度热爱周星驰的孩子长大后,想要成为周星驰。他的努力被周星驰看见了,从《西游降魔篇》开始跟在周星驰身边,演一个小角色,做联合编剧,到《美人鱼》时,成为一个有名字戏份还很重的配角,以及电影的联合导演及联合编剧。


卢正雨说,当时他只希望能在周星驰的电影里演一个小角色,死尸都行。周星驰却回答他说,死尸我来就行了。


记得《功夫》里,阿星最后对火云邪神说的话吗?

 



你想学啊?我教你。


更难的是,他一边教,一边又写出了一个非常周星驰的新故事,同时还对他此前的桥段和节奏进行了更细致的修改和完善。一部电影,周星驰做了太多的事。



而他自己也回到那个天真纯粹的自己。


世间始终你最好。


- 完 -


—投稿或商务合作—

请发邮件至:unreadsky@163.com



赞 (0) 评论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