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巴黎街头巡逻的士兵,可能是总裁、老师、甚至流浪汉!


 
点击上方“巴黎八卦新闻”关注我们

文/巴黎文娱传媒记者 刘杨微信公号:巴黎八卦新闻(ID:PARIS818MEDIA),官方微博:@巴黎八卦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合作请联系:info@paris818.com,本文首发于头条号“巴黎八卦资讯”,系头条号签约作者


在法国,国防部队的成员不仅仅是正式的现役军人,还可能是“预备役军人”。他们来自各行各业,在一定的时间里参与到维护国家安全的工作之中。


头戴贝雷帽,身穿防弹背心,手握冲锋枪,31岁的阿莫里(Amaury)是在埃菲尔铁塔下巡逻的安全部队成员之一。身高1米97的他穿着迷彩制服,显得格外高大帅气。2015年1月查理周刊事件发生之后,他和许多部队成员一样,加入到了首都的巡逻队伍之中。但谁又能想到,他其实是一名造型艺术的老师。



在巴黎13区购物商场前巡逻的军人。


实际上,国防部队的成员们可能是企业总裁、学生、手工艺者、律师,甚至是失业者,他们是国防部队的“预备队员”,用自己的一部分时间来进行巡逻和保卫工作。


1997年,军队的职业化让法国政府不得不正视一个问题:怎样建立军队与国民之间的联系?后备军队高级委员会的前任秘书长贝克里奇(Beckrich)曾说:“军队如果和国民没有紧密的联系,它就没有意义。在成为军人之前,我们都是公民,国民不能认为国防仅仅和军队有关。”因此,1999年,所有志愿成为预备役军人的公民都有机会成为国防部队的一员,他们和正式军人执行同样的任务,可以获得军人身份和薪酬。而不能严格遵循正式军人的作息时间表或超过年龄限制的一部分人可以成为保持“公民身份的预备役军人”,进行维护国家安全的“兼职”工作,不领取薪资。


近日,法国《观点》杂志对几名“兼职”军人进行了采访,阿莫里便是其中一位。很早以前,阿莫里就有在教育事业之外做出一些新尝试的想法,但一直没有付诸实践。虽然在他的家庭中没有一个军人,但他有一个军官朋友,正是这位朋友促使他成为了预备役军人。


说起为什么做出了这样的选择,他和部队中19岁的高中生诺艾米(Noémie)以及31岁的伊莲娜(Hélène)有着同样的回答:为公民“服务”并“保护”他们的渴望。除此之外,阿莫里认为成为军人能让自己变得更加自律和强壮;诺艾米感觉这是一个获得改变的机会,她想冒险去尝试一个新的职业,并且为了成为一个机械师她将来可能会正式参军;获得硕士学位的公关经理伊莲娜则在这份工作中看到了发挥自身才智的空间。


在埃菲尔铁塔下执行巡逻任务的阿莫里。

这些“预备役队员”带着好奇和对军人经历的渴望参与到了国防的工作之中,他们发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充满热情地尝试不同的任务。但在上任之前,他们要首先接受为期两周的第一次培训,学习军衔制度,军队着装、军队行进、服从命令、武器及指南针的使用方法等等。参与到巡逻行动的队员还需要学习近距离格斗技巧、急救法以及射击术。贝克里奇说:“在一名军人还没完全掌握这些技术之前我们不会让他带着枪走上巴黎的街道。”贝克里奇保证说这些预备队员和正式军人有着同样的资质和水平,他们的经验并不比一个军校出身、刚进入部队的年轻士兵少。

是否成为“预备役军人”完全处于自愿,服务的年限从1至5年不等,因此军队为这些预备役队员准备了各项任务以增强这一工作的吸引力:安全保卫任务、自然灾害治理、设备维护、森林火灾监控、通讯任务、翻译、海上贸易管理、海岸监控等等。不少信号所的工作人员一半为正式军人,一半为预备役军人,这样能避免让正式军人24小时不断重复同样的工作,从而减少他们的工作负担。

预备役军人们因爱国和为群众服务的渴望而工作,他们在军队中获得了不一样的冒险经历,并和同伴在一起生活后产生了友谊,感受到团结一致的精神。阿莫里感觉在他的连队中有一种“雷鸣般的气氛”, 伊莲娜也表示自己在以前的生活中从未感受到这种“极为团结的精神状态”。

还有一些人则是因为对海外作战任务的渴望而加入到军队之中。事实上,2%的预备役军人可以实现这个愿望,他们被派到近东地区、尼日尔等法国军队介入的地区。他们加入到特种部队中,大部分为情报部门工作。多亏了他们,去年春天在马里被恐怖组织控制的一名人质最终得到释放。这些预备役军人在执行任务前都得到了特殊的训练,他们在特遣队的实习中接受过测试,三天三夜不能进食和睡觉。

对于军队来说,为了让部队拥有高效率,预备役军人每年必须为部队至少服务20天。法律规定雇主必须准许雇员至少5天的参军时间,有些公司在与国防部签订了合同之后将这一时间延长至20天甚至是30天。但是仍有不少职员担心预备役军人的工作会对职业生涯产生不利影响,因此对雇主隐瞒了自己的情况,利用假期来工作。

50岁的奥利维耶(Olivier) 经营着自己的企业,每两年他都会用至少两个月的时间参军,他的妻子十分支持他:“去参军要有好的精神状态,这需要雇主和家庭的支持,不然就不要去。”奥利维耶曾在南斯拉夫、非洲以及近东地区的情报部门工作过,他说,工作条件非常艰苦,时常让人“难以忍受”,但同时也让人“十分激动”。他说自己曾和“一些拥有卓越才能的同事在特殊的条件下工作。”

艾洛迪(Élodie)是安纳西医院重症监护室的一名护士,同样有着十分令她激动的工作经历。对于医护成员来说,被派遣到国外是唯一获得与众不同的医护经历、人员交流以及职业体验的机会。艾洛迪在2014年被派遣到阿富汗,在一个国际医疗队中工作。她还曾在圭亚那参与一个容纳800人的非法淘金营地的拆除工作,当时她必须负重15KG行走在丛林中,包裹里装着水、食物和药品。这是一次非常艰苦的经历,但却让她感受到了从未体验过的团队凝聚力。在任务当中,所有人齐心协力,“我们一起出发,一起返回“。当她回到医院的工作岗位之中,也有了改善医疗服务的新想法。

但在返程以后,艾洛迪表示经常会有一段心神不宁的时期: “在派遣队中,我们从来都不是一个人,我们时常会遭遇意外情况。早上,我们从来都不需要想今天要穿什么或者晚上要吃什么。”在进入队伍之后,她说自己很想赶快回归正常生活,但是一旦结束任务,她又很想开始下一次的工作。

既然很多人像艾洛迪一样不断渴望新的体验,那他们为何不选择去军队里进行全职工作? 答案是他们仍想要保持一定的“自由度”,保持“预备队员”的身份能让他们一直拥有“自己的生活”。军队的价值和精神对他们来说至关重要,但他们却想保持自身的独立性,拒绝真正进入到军队的体制之中。(完)



    阅读原文

    赞 (0) 评论 分享 ()